风口上的“虚拟偶像战场”:一将功成万骨枯

更新时间:2019-08-22 12:00:32来源: 网络综合

这个夏天的电影院注定是国漫的夏天。

7月底,一部名叫《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国漫电影横空出世,截至目前,上映未满一个月的时间,票房已超过42亿人民币。而下个月,《哪吒》更将登陆北美及澳洲影院。业内对于哪吒是否能改变成为“虚拟偶像”,以及角色设定里是否有一个是Rock Star展开了热情的想象。毕竟,哪吒是中国最家喻户晓的一个神话IP,动画电影里的哪吒也为下一步的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并非没有先例。从电竞小说、动画、虚拟偶像、大电影,这一步,“叶修”已经示范了一遍。

8年前,蝴蝶蓝在起点中文网开更小说《全职高手》,8年后,阅文集团宣布,小说男主角“叶修”作为虚拟偶像出道。最近,由网文改编的全职高手IP系列大电影,国内首部电竞动画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也在期待声中上映。

《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海报

目前《全职高手》IP在动漫、影视剧方面处处开花,叶修更是广告商的宠儿。媒体报道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叶修分别为麦当劳、伊利、中国银行等9个品牌跨界代言,横跨食品、快消品、金融等领域。

这些迅速崛起的国漫IP们早已不再局限于影视领域争夺市场,在三次元偶像选秀如火如荼,虚拟偶像战场也称得上是“战火纷飞”。

据公开资料统计的结果,国内仅2017年就诞生了14名虚拟偶像,超过往年数量的总和;2018年,虚拟偶像及组合数量更是突破30位,横跨了音乐、漫画、游戏等多个领域。

部分虚拟偶像盘点

衍生的两股新势力

运用现有IP,创造全新的虚拟形象,并打造偶像路线成为一种趋势,而本就与二次元关系紧密的游戏和动漫也成为了最直接的切入点。

今年腾讯视频的男团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中,手机游戏《王者荣耀》推出的虚拟偶像男团无限王者团,就在决赛的直播中进行了单独表演。组合成立于《王者荣耀》的平行世界,由游戏中的四名男性角色组成。8月9日,组合成立百天,还发行了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推广曲,组合的第二支单曲《不惧!浪》。

虚拟偶像男团无限王者团

网易大热游戏《阴阳师》也曾推出“平安京偶像计划”。去年,大天狗登上了B站一年一度BML的VR舞台演唱自己的角色曲。海外热门网游《英雄联盟》也曾推出虚拟偶像女团K/DA,由队长兼主唱阿狸、主唱伊芙琳、领舞卡莎、说唱歌手阿卡丽四名英雄组成。

动画IP方面,除了阅文选送的出道选手叶修,腾讯动漫也送《狐妖小红娘》的涂山苏苏等出道,玄机科技也将《秦时明月》中的高月公主,以全息虚拟偶像的形式在中国国际动漫节上呈现。

但原生IP涉足虚拟偶像也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前期更容易吸引、聚集粉丝,但内容的可能性会受限,他们人物本身的设定也会受到限制。

随着各种游戏、网络直播的兴起,AI智能技术的不断精进,也促生了虚拟主播(VTuber)行业。

据国外调研社USER LOCAL 2018年数据,当年YouTube上的Vtuber总数已突破6000人,至今年5月,这个数字更是突破8000大关。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就曾公开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站开播的虚拟主播数超过6000名,观看人数近600万。

今年BML的VR场,首次新增了Vtuber嘉宾,其中就包括自称全球第一位虚拟YouTuber的绊爱。

虚拟YouTuber绊爱

2018年,绊爱油管上主频道“A.I.Channel”订阅已突破200万。同年,她成为了日本旅游官方宣传大使,之后更主持过日本软银、苹果的发布会,还受邀参加过电影《Alita》的首映礼,更经常在日本国内出演电视广告、节目和配音动画。首支单曲《Hello,Morning》还连续9周登顶日本itunes电音榜,也曾举办过个人演唱会。

可以看出,虚拟偶像与虚拟主播之间的界限正在逐渐模糊。相比较其他大多数仅停留在虚拟直播间与粉丝进行互动的VTuber们,绊爱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偶像之路。

虚拟偶像就是“偶像”

虚拟偶像是一种具有交叉性的特殊数字文化产业,科技是虚拟偶像发展的第一生产力。

一位优质虚拟偶像的诞生,其中就涵盖了包括数字3D建模技术、声库技术、全近几年全息成像技术等高精尖技术的辅助。以洛天依举例,其技术、基础造型都是最开始的日本团队做的。中国的二次元受众还是比较偏爱日本二次元的风格,所以现在洛天依每次新造型设计,团队都非常谨慎,稍有不慎就容易遭到粉丝不满。

对于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来说,首先她天然就是UGC的产物。一个收费的音乐软件,大家也可以用她官方发布的MMD模型去制作歌曲,或制作跳舞视频,用户的参与度特别高。

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

但是,初音未来的走红也有一些偶然性。比如翻唱自芬兰波尔卡舞曲《Levan Polkka》的“甩葱歌”的出圈,“初音未来消失”的营销事件等。

其实类似打造真人偶像。SNH48最火的就是“四千年第一美女”,但后来丝芭又推孙珍妮是“四万年第一美女”,不少人嘲讽是在“东施效颦”。无论是真人偶像,还是虚拟偶像,背后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有不可预期性。

但相比真人偶像而言,虚拟偶像只是一个标签,其中还是包含了更多样化的方向。比如,to C向的虚拟歌姬、收费的音乐软件;VTuber,即虚拟主播,是属于直播平台强互动的主播;而造星则是to B向的。

话梅糖网络科技公司COO赵继业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我觉得虚拟偶像是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行业。它需要无数家的公司做出无数内容,然后再教育整个市场和受众,偶像也可以数字化。”

这家公司推出的虚拟男团BUT组合,就是完全以偶像养成的路径在做。赵继业也提到,BUT组合的项目做了2年,但是前期团队在启动之前花了2年多的时间去了解技术。虚拟偶像会出现的场景包括手机里的视频直播、小屏幕电脑、中屏幕电视、大屏幕电影,不同的场景都需要不同的技术公司以不同的技术方式去解决。

“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在不同的场景里呈现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数字偶像会是一种趋势。”赵继业提到自己因这句鱼子酱文化CEO雷瑛的“金句”而备受启发。选秀节目十几年经久不衰,大众对于养成系这种情感投射的偶像一直有需求,虚拟偶像的接受度就会更高。

除了介绍形象设定的小说《BUT闯入者手册》,BUT组合还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不时放出一些偶像日常向的条漫,以及翻唱歌曲。选秀节目《青春有你》期间,也同步上线了同名漫画。依托这些反映偶像日常的内容输出,BUT组合不断积累人气,演唱了爱奇艺热门综艺《奇妙的食光》主题曲的英文版《RUNAWAY》,综艺节目《青春的花路》的插曲《习惯你们》。目前,BUT的小说已经定标芒果影视,将改编剧集在湖南卫视播出,拥有主流平台的娱乐资源加持。

虚拟偶像BUT男团

此外,在5月底NBA总决赛进入最后时刻,《体坛周报》启动了BUT组合里的“由浅”作为NBA总角色报道的话题发起人。在角色的设定中,由浅是BUT组合的队长,身高186,是一位善于打篮球的学霸型偶像。由浅也以男篮世界杯宣传大使登上了刚刚上市的《扣篮》杂志。

BUT的目标用户是00后,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使得他们比起90后、95后更加互联网“原住民”。

真人明星艺人的价值很高,但是风险也与之并存。饭圈有一句俗话:“偶像不要立人设,总有会崩塌的一天。”虚拟偶像的粉丝没有这种后顾之忧,优势在于,他们的年龄不会变化,容貌也不会变化,除非出现企划事故,否则永远不会存在“人设崩塌”一说。

但是,打造虚拟偶像前期耗费资金的规模也不小,起始资金最少也要500万。一方面,虚拟偶像最大的投资是集中在建模和视频化的技术部分;另一方面,音库的建立就要花费一年左右,需要采集大量的声音资料,音库的成本也上了百万元。

“中国的二次元就像海洋上漂浮的一层油,看着广阔,你根本抓不住什么,大家还在做内容的拼杀,但我们已经不是什么唱唱跳跳了,而是已经转移到了消费场景。”望乘科技CEO任力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表示。从最初一代在华管理洛天依的团队出来后,任力于2015年创立了望乘科技,摸索开发出了心华、悦成等全新的虚拟偶像,目前转到了虚拟偶像的消费场景,最近公司在云南,结合文旅项目会发布具有代表性的虚拟偶像项目。

正如前文所述,借力已有的IP,做虚拟偶像的开发,比公司原创一个虚拟偶像相对要容易得多。但从另一个某种角度上,原创的虚拟偶像意味着更大的市场,更远的野心。

洛天依的未来

随着“神话曲”《把你给MIKUMIKU掉(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旋律响起,整场亮起绿色的荧光,台下欢呼、呐喊声一片……上个月,B站一年一度的BILIBILIMACRO LINK(简称BML)VISUAL RELEASE 2019在上海梅奔上演。

除了初音未来的个人show,返场环节,洛天依、B站2233娘同初音的合作舞台。这是初音未来首次与中国的虚拟偶像同台表演。

BML VISUAL RELEASE 2019

从2015年初音未来上海演唱会首登中国,到BML中日偶像同台,再到8月5日公布的初音未来2019“未来有你”中国巡演。这位全世界首位虚拟偶像也在见证着中国虚拟偶像行业的发展。

初音未来火了之后,其运营公司雅马哈VOCALOID就很想为初音未来寻觅一个中国的“姐妹”,因此就有了洛天依。所以洛天依最开始是日本公司在中国的项目,但运营了两三年都没有什么起色。

中国的国情不比日本,爱玩技术的极客没有那么多,国内这部分人群大概就在3000人左右,这些人有自己的社群,而且都是夜猫子,运营公司经常半夜上线找到玩初音未来的这批人,请他们为洛天依做音乐。

但“人肉”运营的方式非常辛苦,初始的两三年都一直在花钱做数据,粉丝的增长和知名度仍然还是看不到任何起色。在陷入僵局之时,天矢禾念的曹璞和启明创投的执行董事周凌霏从日本方面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了洛天依,团队大换血,一切都推倒重来。

2012年,上海禾念发布了VOCALOID CHINA PROJECT的“五色战队”形象:洛天依、徵羽摩柯、墨清弦、乐正绫和乐正龙牙。同年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发布了洛天依的声源,由国内配音演员山新的声音的基础,以雅马哈的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的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

对洛天依来说,命运的改变来自于2015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

李宇春选择了翻唱由音乐人Ilem创作,洛天依和言和原唱的洗脑神曲《普通disco》。随后,洛天依登上了小年夜春晚,与杨钰莹一同合唱《花儿纳吉》。

几乎一夜之间,洛天依的粉丝数从100万变成300万,商演、代言纷至沓来,成为中国虚拟偶像最出圈的代表案例。

7年来,洛天依以《权御天下》、《普通disco》、《投食歌》等经典作品收获一众“锦依卫”。近几年,洛天依的身影更经常出现登上各类主流平台,先后参加了央视的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和共青团中央合作了2017年中国制造日活动主题曲《天行健》,并于2019年联合郎朗举办了全息演唱会。

虚拟偶像洛天依

目前在日事务交由艾回公司打理的“她”,正冲出国门,进军海外市场。

2017年,Vsinger宣布正式发售洛天依日语声源,她也成为了首位获得日语版本声库的中文VOCALOID角色。今年9月,洛天依也将首次赴日演出,参加音乐祭“DIVE XR FESTIVAL supported by SoftBank”。

至2018年6月,墨清弦宣布正式出道,天矢禾念所属Vsinger已集结完毕。

除了虚拟“歌姬”,这期间,公司也推出了以国内配音演员阿杰729与苏尚卿为音源的男性虚拟偶像:乐正龙牙和徵羽摩柯,弥补了之前男性声库的缺失。要知道在这之前,粉丝们想要调教出男女对唱中文歌曲,经常还是由拥有中性声线的V家二代中文虚拟歌手言和反串男声。

虚拟偶像品牌Vsinger

2018年9月,B站宣布增持洛天依所属母公司香港泽立仕(Zenith)控股有限公司的部分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B站也正式将洛天依等Vsinger收入了自己的二次元矩阵。2015年,上海禾念整合发布虚拟偶像品牌Vsinger,2016年,B站成为上海禾念B轮融资的投资方之一。

洛天依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部分:第一、音乐软件的销售;第二、商演与商业代言:洛天依今年新接下的两个代言都是千万级别的,基本路径是为品牌演唱广告歌,品牌可以在合作这一阶段使用该形象;第三、现场音乐,洛天依每年两场的生日会、演唱会。

据一位业内人士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的数字,洛天依演唱会制作高达2000万左右,因为技术标准要求很高,技术和演唱会的设备都需要从日本运进来,光运费就花上了两百多万,从投入产出比这一点来看,洛天依演唱会正处于上升期的培育期,还没有发挥出真人偶像粉丝经济应有的规模效应。

不过,随着洛天依被B站收购,得到平台方加持,财务应该会更健康一些,运营压力也会小很多,反过来也会促进这个IP长远的良性发展。

市场前景向好,但这只是起点

众多行业人士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感叹,今年真的是虚拟偶像爆发的一年。

2019年6月,“2019新歌种草机”的《我是唱作人》迎来复活赛,节目的广告环节正是由爱奇艺推出的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的成员演绎,这也是虚拟偶像首次出演S+级综艺节目广告。

今年年初,主打虚拟互动的平台克拉克拉联合新浪微博、超次元等十多家企业,共同发布了专为虚拟偶像内容生产者服务的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欲通过一系列扶植计划,发掘行业人才和优质项目,打通产业链,促进虚拟偶像内容的爆发。

2017年,韩国造星工厂SM娱乐就曾宣布,与AI开发公司ObEN达成合作,旨在打造出旗下艺人虚拟形象的AI产品。连一直思想封闭的杰尼斯,也在今年与SHOWROOM直播平台合作,官宣了海堂飞鸟、苺谷星空两位虚拟爱豆正式出道。

近两年的偶像选秀中,也时常会出现虚拟偶像或跨次元偶像的选手参赛。相对于培养出一位三次元偶像从练习生到出道以至后续宣传、包装,经纪公司所需要投入的巨大花费,虚拟偶像的确能够为企划方节省这方面的成本。

我国泛娱乐、泛二次元的基数较大,速途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二次元受众达到了3.5亿。早在2017年,虚拟偶像荷兹HeZ参加《明日之子第一季》引发热议,二次元形象去一个三次元向的节目当然还是没有优势。

虚拟偶像荷兹HeZ

二次元的受众在不断增长,行业的发展也不能满足于圈层。2018年,在虚拟偶像的投资方中,开始出现腾讯、奥飞娱乐、网易这些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的身影以及一些机构投资人,沸点资本、青雨资本、中信资本以及红杉资本等均有投资虚拟偶像相关企业。巨头们的入局,也在为仍处于发展中的虚拟偶像行业以资金,创造打破圈层的机会,提升更广阔的上升空间。

用户在进步,虚拟偶像也要进步。

乐正绫的声源知名唱见祈Inory曾在交流中表示,洛天依的成功出圈,仍然是离不开之前几年内容产出的积淀。“内容为王”的时代,也许虚拟偶像作为打造IP和造星来看充满不可预期,但IP一定是因为内容才出来的,好的内容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经历了数年来的曲折艰难的起步阶段后,正逐渐进入商业成熟期的虚拟偶像,才真正在2019年迎来了良性发展的新起点。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