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瑞危局“十二时辰”:连续4年业绩造假被处罚,李易峰杨幂出走,还能自救吗?

更新时间:2019-07-31 12:00:32来源: 网络综合

以后业界提到欢瑞世纪,关键词除了“古装挤压剧”“应回收款项”“明星离巢”等,还多了一个“业绩造假”——时隔两年,2016年欢瑞世纪与星美联合作价30亿的借壳案靴子落地,确凿存在虚增营收、虚构应收回收款等造假行为。罪与罚并下,但是风雨中比欢瑞颤抖得更厉害的,是韭菜们。

7月29日,欢瑞世纪收到中国证监会重庆监管局下发的《处罚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告知书显示,欢瑞世纪及相关当事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一案已调查完毕。2013年至2016年,欢瑞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收、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等方式业绩造假,虚假金额超过1.3亿,导致欢瑞世纪重组方案与借壳后欢瑞世纪的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造假的处罚则是,重庆证监局于7月29日与7月30日发布了两份处罚事先告知书,包括拟对欢瑞世纪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欢瑞文化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公司实际控制人与直接负责主管人员陈援、钟君艳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赵枳程、张欣怡、陈宋生等公司关负责人给予警告,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等。两份告知书,累积金额356万左右。

而欢瑞对2016年至2018年公司财务报表进行调整,调整前公司三年净利润分别为2.65亿、4.22亿、3.23亿,调整后分别为2.44亿、4.07亿、3.23亿,累积差额3600万左右。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公司不存在被终止上市的情形。

这个处罚是否让公众满意不置可否。欢瑞对外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未发生重大变化,未来经营亦未受到影响。而告知书发布后,欢瑞世纪股票经历了一波涨停,业界大呼“利空出尽”。反应强烈的是股民,媒体报道,行政处罚之外,欢瑞世纪或将面临大量股民的巨额索赔。

这是不是压在欢瑞身上的“新稻草”?公众的目光再次扫视这家影视公司,首先提出的疑问还是:重头戏《天下长安》还播吗?

《古剑奇谭》《少年四大名捕》提前确认收入,谁趟进了欢瑞“造假”这摊旧浑水?

现在公众们都乐于翻一翻欢瑞世纪的旧账,四年的造假时光里,总能留下一些痕迹。

2016年欢瑞借壳上市成功,李易峰、杜淳、贾乃亮、何晟铭等成为明星股东,彼时经资本的放大效应,李易峰、贾乃亮等股东投入翻涨十倍,已经淡出欢瑞的杨幂被公众惋惜错过了资本红利。

但进入A股围城的欢瑞日子并不好过,上市后公司接连遭到监管层问询,财报在大众眼皮下细细剖析。股票市场上,亏损、股权质押、停牌、立案调查等字眼出现在欢瑞的公告上;影视市场上,核心明星离巢、剧集积压、周播剧运营困难成了老生常谈。但每每到了“期末大考”,欢瑞总能交出不错的成绩,2016年至2018年,欢瑞世纪连续三年实现盈利。

这就让欢瑞处在了一个反差状态。借壳上市之时,欢瑞世纪曾经承诺,公司于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70亿元、2.41亿元、2.90亿元和3.68亿元,三年承诺业绩陆续达成,但随着业绩达标而来的是如应收账款增加、头部剧集积压、IP版权所持时效降至等诸多现实问题。财报祥和,但现实凄厉,欢瑞一路走来,总带着一股资金运转岌岌可危的紧绷感。

而今欢瑞的业绩造假定案之后,公众或许能够从告知书里为这份拧巴的违和感找到一份答案。

告知书显示,2013年至2014年,电视剧《古剑奇谭》《微时代之恋》《少年四大名捕》的版权转让均收入存在提前确认收入情况。

如2013年12月欢瑞影视公布电视剧《古剑奇谭》版权转让收入为4906万,发行收入为1472万。但欢瑞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签订的《电视剧<古剑奇谭>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为2014年2月17日,与《古剑奇谭》收入确认时间存在时间差,同时,欢瑞在 2014年6月27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古剑奇谭》母带交接工作,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微时代之恋》《少年四大名捕》上,前者与腾讯视频交易,后者依旧是湖南卫视,营收确认时间均早于售卖协议规定时间,提前确认收入。2013至2014年,欢瑞影视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约为9729万。

前度核心艺人被翻旧账,艺人阵容今非昔比

另一方面,欢瑞影视还存在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与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的情况。这其中就将欢瑞前度核心艺人牵扯其中。

2013年欢瑞影视与上海轩叙签署《演艺人员委托代理协议》约定,欢瑞影视每年向上海轩叙收取演艺人员固定佣金,2013年约定的固定佣金为1000万。欢瑞影视于 2015 年 6 月记账确认收回上海轩叙应收账款850万。但实际上,这850万是欢瑞负责人的一次“倒卖”行为,这笔钱在账户里转了一圈,走了一遍过场,实际上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存在任何经济效应。这造成了2015年欢瑞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25万。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2016年,欢瑞影视虚构收回上海轩叙应收账款1700万,造成 2016 年半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468万。

而这家上海轩叙文化原名上海嘉行文化交流中心,杨幂曾经出现在该公司的股东名单上,这两笔虚构回收账款被判断为杨幂的经纪佣金,共计2550万,少计提坏账准备约893万。

李易峰的牵扯则更为明显,2016年李易峰出现在公司年报应收款名单上,金额达到了1800万,欢瑞表示这是李易峰向公司借款购置房产,2017年元借款已经归还。而这笔资金,也成为了欢瑞未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的一部分。

让人感叹的是,现实里杨幂、李易峰已然只能成为欢瑞历史中的一部分了,这几年欢瑞的核心艺人纷纷离巢,几次迭代,但是阵容今非昔比。2017年欢瑞世纪首推杨紫,2019年杨紫事业猛力上升,但是欢瑞的处境依旧处在吆喝声比买卖大的阶段。

2019年业绩预减,欢瑞积压难题、版权焦虑如何解?

不难发现,旧账一番,欢瑞从合作平台到核心明星都被牵扯其中。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在如今影视市场整体下行的环境下,一切牵连都显得微妙。而将注意力从旧账放回现实,欢瑞的处境依旧不那么明朗。

根据欢瑞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欢瑞今年上半年净利润预计达到1500万-2000万,同比下滑60%-70%。虽然处在下滑态势,但是依旧保持了盈利。而盈利的原因是由于《盗墓笔记2》新交付集数实现了部分收入,艺人经纪实现了小幅度增长。这份预告并没有冲淡欢瑞的焦灼感,公众敏锐的将注意力集中在欢瑞悬而未决的应收账款与积压剧身上。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欢瑞应收账款达到23.22亿。7月,欢瑞对外表示,公司应收账款已经收回6亿。这意味着还有未回收款超过了17亿,而这些款项大多是待播的古装剧。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依旧是《天下长安》,这部剧对于欢瑞的存在就像《巴清传》之于唐德影视,已经成为影视市场过不去的两道坎。

《天下长安》投资达到5亿,对腾讯、优酷等播放平台的版权售卖收益累计应达到7.5亿。2018年欢瑞世财报显示,该剧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5.06亿元,公司计提坏账准备0.25亿。该剧多次遭遇撤档,能否顺利播出始终迷雾重重,欢瑞的资金缺口则越来越大。

而除了《天下长安》,另一部古装剧《天乩之白蛇传说》也因下架等问题,虽然卖出了3.3亿的价格,但是未能全部回款,应收账款达到2.64亿。

影视市场上,古装剧处境已经越发艰难,大制作、大投入的古装作品已经大幅减少,剩下部分积压作品等待上线时机,但是成功上线的机率已经大大减少,侥幸“裸播”还要担心会不会突然撤档。前期大量储备古装内容的欢瑞此刻因剧集积压带来的焦虑并不小。

另一方面,欢瑞还面临IP版权到期的问题,今年5月26日欢瑞手里《盗墓笔记》系列版权到期。这对于在古装剧里滑铁卢的欢瑞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媒体将这种局面视为欢瑞的“战略性失误”,内容链条的断裂让公司运营与资金链条承压。

欢瑞业绩造假事件从处罚上看似乎并未对公司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从公司公信力、公众形象认知上这无疑是一个污点,很多年后业界谈起欢瑞世纪,或许首先记起的不是它制作了哪些作品,而是这家公司被监管层拍板定案,借壳上市成功,但“壳”并不完全真实。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