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哪吒》票房破7.5亿 名校毕业生正在“逃离”动画产业

更新时间:2019-07-29 18:00:31来源: 网络综合

作者 |  贺泓源 熊嘉艺

编辑 |  李清宇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是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的一段台词,市场经济下,也成为低迷动画行业下,从业者的真实写照。

暑期档,国产动画《哪吒》大获全胜。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票房数据,截至发稿前(13:00),《哪吒》票房达到7.51亿元,创国产动画电影单周票房纪录。IMAX数据显示,作为首部在IMAX影院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开画首周末票房预计5400万人民币(含点映场),创下动画电影在IMAX中国影院最佳首周末票房纪录。

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的票房,让动画再次成为想象中的风口,但实际状况是,动画产业失落已久。“难,专门做动画,求生都是问题。”有知名动画导演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的作品亦上过院线,口碑不俗,但票房差强人意。

下游的艰难状况,直接反馈到上游,名校毕业生们,正在“逃离”低薪动画产业。

“今年班上同学大概只有一半在做动画,另一半去了游戏行业,少量去做了编剧、制片。”中国传媒大学2019届动画专业(三维动画与特效方向)一位毕业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随着离开学校的年限增长,这个比例还会不断下降,前几届毕业生里还能在动画行业里的只占20%左右。”另一位同学补充。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在业内堪称一流。官网显示,其是我国最早一批从事动画教学科研的院校之一,也是国内第一批国家动画教学研究基地,现已拥有动画、数字媒体艺术、游戏设计3个二级学科点。

6月末,为迎接学院毕业典礼,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楼外墙上挂起了一副对联。而在动画专业毕业生的朋友圈中,横批“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被PS成了两个大字:“快逃”。

在中国动画行业惨淡的大背景下,“做游戏更赚钱”已经成为了绝大部分动画专业毕业生的共识。逃,还是不逃,对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学生来说,是个实际问题。

一位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毕业生坦言,“班上同学在动画公司里每月能有七八千的工资已经很不错,像一些岗位底薪只有三千,而转行去腾讯、网易等大厂做游戏的应届毕业生工资能拿到一万以上,公司待遇也更好。”

“相比动画而言,游戏行业盈利状况更好。”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教师、动画导演李智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动画制作周期长、前期投入大且生命周期短,盈利不稳定;游戏总体相对于动画而言前期投入时间更少,且有更长的生命周期,更好的盈利状况。“之前我会因学生的离开而叹息,但是慢慢也接受了现状,自己也知道做动画要坚持下来有多难。”面对越来越多同学的转行,李智勇感慨。

“寒冬里肯定有很多人会冻死,动画行业进入一个优胜劣汰的阶段”,在李智勇看来,动画行业整体在缩水,和几年前对比投资少了,来高校招聘的毕业生的动画公司也约少了一半,“比如原来可能有10家公司找一个毕业生,现在只有5家。”

临近毕业,大大小小的动画公司都会到中传动画专业的毕业生中“挖人”。“在毕设展结束后就有公司马上联系到我,说觉得我的作品分镜做的不错,想让我去他们公司做分镜,”一位动画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对记者说,“还有一些同学会在参与动画公司的实习项目,做得还不错就能留下。”

对于中国传媒大学的动画毕业生来说,只要手上有“活儿”,在动画行业里找到一份工作不难,“饿死的都是没有过人之处的”,一位毕业生表示。

但有工作不等于有好工作。多位毕业生称,许多动画公司缺的不是内容创作者,只是机械性的工种,如补帧、原画上色等。在一些毕业生看来,这些工作是“需要大量人工投入的重复劳动,处在产业链里较低的位置”。毕业生小羊告诉记者,“像一些计件制的工作每月基础工资只有3000元,每画一张原画10块钱。做这样的工作如果想要高工资,就只能不停的画,做重复劳动出卖体力换钱,这就是廉价劳动力。”

在动画行业工资普遍较低的情况下,一部分坚持在动画行业的毕业生选择了自由职业。传媒大学动画专业(动画艺术方向)毕业生小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班上目前约有30%的同学选择了自由职业”。

这些毕业生口中的自由职业多指通过微博、微信等互联网渠道接的私人外包工作。大部分动画专业的同学在本科学习期间就开始依靠“私活”挣一些零花钱,同学间也会把这些工作称为“私活”。“私活”的种类多样,大至一个中长期项目,小至约画个人头像都会找上他们。具体报酬则视内容而定,“接一份活能有少则一两百,多至上万的收入”。

动画专业的应届毕业生涂鸣告诉记者,目前靠“接活”每月能有7000-11000元的收入,毕业后他打算从事自由职业。不去动画公司的原因有二,一是去动画公司的压力相对较大,二是“在动画公司里未必能比现在赚得多”。还有同学表示,选择自由职业生活成本也相应更低,“没有工作地点的限制,在家里就能完成,剩下了租房的费用。”

“学生们这几年就业的随意性越来越大,正式签约率在下降。早几年的毕业生会倾向找一些稳定的、有正规签约公司的工作,近两年毕业生的就业方式越来越灵活。”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讲师唐俊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投入和回报不成正比,能坚持下去的都是在用爱发电。”真真在参与了一份动画公司的实习后,毅然决定转行。

在与多位毕业生的交谈中,“熬夜”、“脱发”成了出现频次最高的话题。“他们现在都说996,可在我们看来996都是正常的”,在动画学院的工作室里,小鱼对记者说。同专业的小羊为了完成毕业作品已经连续两天超负荷,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两小时,“做动画太累了,我毕业之后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睡上一大觉,等调整过来再去想下一步的出路。”

和学生们的疲态相反,在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里,有许多老师仍在做动画,部分优秀的毕业生也会反哺学校,在校园里一边上课一边创作。“学院里的老师还是会去做一些很纯粹的动画作品,自己在公司里摸爬滚打的同时,在学校里给同学们上课。”唐俊淑道。

(插图来自多位中传毕业生朋友圈,小羊、小鱼、真真均为化名)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