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不抵债!买下“全产业链”的长城动漫,为何被上升期的动漫行业淘汰了?

更新时间:2019-07-25 12:00:26来源: 网络综合

截至7月24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点映票房已经近6200万,热度不断走高。

从《大圣归来》到《哪吒》,“国漫新希望”不断出现,但国漫在走上坡路的同时,国内的部分动漫公司却走了下坡路。

如今《哪吒》的热映,与长城动漫的“萧瑟”形成了鲜明对比。2019年上半年,长城动漫净利润亏损2500-3500万元,相比去年同期594万元的净利润下滑严重。

对于业绩的滑坡,长城动漫给出的原因是玩具板块新产品开发受资金限制,导致营销业绩下滑;实景娱乐板块处于转型试验阶段,效应尚未显现;因债务逾期,公司整体财务费用支出金额较大。

2014年借壳上市后,长城动漫高价收购了10家专攻动漫、游戏领域的公司,试图建立动漫全产业链生态。长城动漫“买买买”的战略,看似充满想象力,但在缺乏有影响力、高品质内容输出的情况下,长城动漫的全产业链缺失了最为核心的一环。

长城系的实控人赵锐勇,在资本市场可谓是长袖善舞,但长城系两大影视公司内容根基建设的荒废,注定其难以长远发展。如今,中国动漫产业逐渐崛起,长久以来输出低幼作品的长城动漫,被市场淘汰并不意外。

长城动漫持续亏损

“长城系”缺乏造血能力难自救

长城动漫近一两年的业绩,与长城系另外两家A股上市公司如出一辙。

2018年,长城动漫全年营收7494万元,同比下滑74.24%,净利润亏损4.48亿,同比下滑451.35%。与此同时,长城动漫的现金流也不乐观,相比于2017年账面上1.92亿的现金流,2018年长城动漫的现金流为负673万元。

2019年上半年,长城动漫的亏损仍未止步。

7月18日,长城动漫公告披露了公司到期未获清偿的债务情况,其中涉及7家贷款单位,贷款金额共计3655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7.89%。7月15之后,这7笔贷款均已逾期。

长城动漫表示,公司正在通过增加主营业务收入、降低运营成本等方式保证日常经营所需资金,逾期债务暂未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影响。但受逾期债务的影响,长城动漫不仅面临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还会对公司的融资能力造成影响。

目前,长城系的其余两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和天目药业也都自身难保,2018年长城影视净利润亏损4.49亿,天目药业净利润亏损888万元,为了缓解资金压力,长城影视还在2018年作价3亿出售了诸暨影视100%的股权。

2018年,整个长城系负债近40亿,债务难以清偿下,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几乎全部被司法冻结,除了长城影视冻结率为87.2%外,其余两家均为100%。三家公司造血能力不足且股份被冻结下,如今只能依靠“外援”输血。

通过长城系公司公告来看,2018年9月开始,长城集团陆续对接了青岛全球财富中心、横琴三元、之江新实业、永新华、科诺森等合作方,但是放出合作消息后均未有下文。这五次引援失败后,6月19日,长城动漫再度放出公告,称当日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桓苹医科签署了《合作协议》,桓苹医科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天眼查信息显示,桓苹医科是今年3月28日注册的一家新医疗公司,此番注资长城集团,从何掏出15亿疑点重重。不过,长城动漫6月19日公告中提到,“在本协议签署后,如30日内各方无法达成最终合作协议,本协议解除。”如今30日期限已过,长城系三家公司均未放出后续消息,恐怕此次引援再度失败了。

长城影视的实控人赵锐勇,一直被称作是资本运作的高手。2014年入局资本市场后,赵锐勇三年时间左右便利用金融杠杆建立起了长城系,实控三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港股上市公司。

但如今,资本市场高杠杆收购的隐患爆发后,负债近40亿的长城系,已然走到了生死关口。

买全整个产业链

但忽视了核心环节

回看长城系的两家影视公司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的发展历程,走的均是“买买买”的路线,长城影视四年多时间内耗资近30亿元并购了近20家公司,长城动漫耗资10亿多收购了10余家公司。“高楼”虽起得快,但靠并购筑起的高楼,远没有想象中坚固。

2014年完成借壳上市后,长城动漫先后收购了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上海天芮经贸有限公司、杭州宣诚科技、浙江新长城动漫、北京迷你世界文化交流等公司,开始专攻游戏与动漫领域。被收购子公司中,包含四家动漫制作公司。

从四家动漫公司的表现来看,诸暨美人鱼动漫开发的《天狼星》系列、《美人鱼》 系列在豆瓣均检索不到词条;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制作的《杰米熊》系列、《球嘎子》等虽有词条,但均无评分和短评,《金丝猴神游属相王国》仅四条短评;浙江新长城动漫推出的美人鱼动漫系列电影《咕噜咕噜美人鱼》两部合计票房不足2500万;湖南宏梦卡通传播虽打造过知名度较高的《虹猫蓝兔七侠传》,但在被收购后不久便基本解散。

电影《咕噜咕噜美人鱼》剧照

从内容输出层面来看,长城动漫旗下子公司近几年并未产出几部高热度、高品质的动漫作品,从内容风格来看,不管是《咕噜咕噜美人鱼》还是《金丝猴神游属相王国》都较为“低幼”。当然,《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动画片能家喻户晓,说明低幼动画片并非没有市场,但长城动漫旗下不少动漫IP缺乏市场、观众基础,孵化期又短,想要杀出重围自然不易。

缺乏精品、爆款诞生,直接影响到了长城动漫旗下子公司的业绩,以东方国龙影视为例,其在被收购时承诺2014-2017年业绩分别为30万、260万、338万、440万,但2015后,东方国龙连续两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不止东方国龙,2016年,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当年收购的7家公司中,有4家未完成业绩对赌。

从产业链层面来看,长城动漫一直强调公司已经形成了集动漫设计、制作、游戏、创意旅游、玩具销售等为一体的完整动漫产业链,确实,长城动漫买全了产业链,但公司近一两年作品输出的乏力和业绩的不理想,都指向了一点,那就是长城动漫收购的子公司并未真正实现产业链协同。

这并不奇怪。曾经,高调喊着打造“东方迪士尼”、建立全产业链生态的公司不在少数,但它们大多忽略了,如果缺乏优质且具有长久生命力的作品出现,是没有办法真正将产业链协同起来的。所以,即便长城系的实控人再长袖善舞,风口过后,长城动漫剩下的也只能是一地鸡毛。

中国动漫产业进入上升期

长城动漫被淘汰却是必然

长城动漫的高楼坍塌,与整个动漫产业的不断发展也息息相关。

虽然近一两年,不少人谈起国漫都是恨铁不成钢,有人甚至戏称谈国漫的未来不如谈国足的未来,但不可否认的是,国漫也是有过辉煌期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中国的《大闹天宫》《铁扇公主》曾享誉全球,被称为“日本动漫之父”的手冢治虫便是看到《铁扇公主》后被震撼,放弃医学走上动画道路的。

辉煌期过后,中国的动漫产业便没落了,原因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此前曾在《魔童哪吒降世前,是中国动画电影巅峰、沉沦、复兴的风雨70年》一文中有分析过具体原因。此后,中国的动漫产业开始进入了“迷茫期”。

但国内动漫产业的蛋糕,却并不小。仅从电影市场来看,在动漫产业较为发达的国家,动画电影票房可以占电影总票房的15%-20%,在国内,2018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占总票房比重甚至不足5%。

市场潜力足够大,所以诸如长城动漫、奥飞娱乐等公司都想在动漫市场分一杯羹。但长城动漫、奥飞娱乐“买买买”的不健康生态以及低幼化的动漫开发,更像是动漫产业迷茫期的畸形产物,不仅不利于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也注定会被淘汰。

动漫市场的好转,虽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从内容和工业层面来看,当下中国的动漫产业其实都处于上升期。内容层面上,长久以来国漫都被吐槽“低幼”、“画风日系”、没有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和动漫语言,但随着《大圣归来》《一人之下》《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作品的出现,国产动漫作品已经开始逐渐填补成人动画市场的空白,且将中国元素以及文化思辨融入到了其中。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工业层面上,不管是此前的《大鱼海棠》《大圣归来》《小门神》,还是今年来的《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在特效层面都堪比好莱坞水准,虽然《大鱼海棠》《小门神》《白蛇:缘起》都被吐槽故事上存在短板,但是大多数观众还是持鼓励态度。

目前来看,投入较高的动画电影制作水准已经逐渐与国际接轨,但不少动画片的工业水准还是较日漫有所差距,如《一人之下》等国漫在原画质量、面部线条、表情刻画、动作分镜设计、动态呈现等方面依然很难与知名日漫比肩。

电视动画《一人之下》剧照

当下的国漫,需要时间来沉淀。《大闹天宫》《铁扇公主》闻名海外的上世纪,中国动漫虽经历了辉煌期,但在当时并未发展为成熟的“动漫工业”。相比之下,日本的动漫产业经过半个世纪的累积后,早已不再是单纯的艺术,而是和好莱坞大片一样,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工业模式,这也是日本动漫产量、质量双保障的根本原因。

如今的国漫,已经逐渐崛起,走向了良性发展阶段。当下,工业水准和内容质量已经成为了两大核心竞争力,观众更为认可的是高工业水准、去低幼化的成人向作品以及有情怀、有现实意义的内容。因此,在内容、工业两大环节缺乏竞争力的长城动漫被市场淘汰,其实并不意外。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