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逝世五百周年背后:意法对大师遗产的“争夺战”

更新时间:2019-05-04 00:00:22来源: 网络综合

文 | 钱伯彦发自柏林

1519年5月2日,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列奥纳多·达芬奇于法国卢瓦尔河畔的昂布瓦斯小镇(Ambiose)与世长辞。

500年后的这一天,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出席了在昂布瓦斯举行的纪念仪式,缅怀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作为两国友好的象征,两位元首还邀请了500位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青年参与香波城堡(Chateau de Chambord)的庆祝活动。

马塔雷拉和马克龙在昂布瓦斯城堡内致敬达芬奇。

达芬奇于1452年出生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芬奇小镇。在佛罗伦萨接受教育之后,他先后得到米兰公爵和教廷的资助,并因此碾转于米兰、罗马等地。1516年,64岁的达芬奇应法王弗朗索瓦一世的邀请移居法国,并在那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三年。

艺术无国界,但是艺术家有国籍。

在和谐、欢庆的仪式背后,却是这两个欧陆大国在过去半年以来从未停歇的,关于达芬奇的遗产归属的争论。

根据法国人此前公布的计划,在达芬奇逝世500周年之际,巴黎卢浮宫将于今年10月举行盛大的达芬奇特别展览。卢浮宫拥有5件达芬奇的油画作品,为世界各博物馆之最,其中就包括《圣安娜、圣母与圣子》、《岩间圣母》以及著名的《蒙娜丽莎》。目前,得到全世界公认的达芬奇油画遗作只有14至17幅。

为了让届时到访卢浮宫的游客能欣赏到达芬奇更多的传世之作,法国已于数年前和意大利政府签署了一份关于两国互相出借达芬奇作品的协议。根据协议,意大利方面将于今年10月出借大部分藏品给卢浮宫,其中包括《基督受洗》、《三博士来朝》等作品。作为交换,卢浮宫同意在2020年,另一位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逝世500周年之际将馆藏作品出借给罗马的奎里纳勒(Scuderie del Quirinale)博物馆。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出于对达芬奇母国——意大利的尊重,法国人特意将展览延期至秋季,而选择避开了5月2日这一纪念日,以避免和意大利各大博物馆的500周年庆典活动发生冲突。此外,达芬奇最著名的《天使报喜图》、《维特鲁威人》以及《最后的晚餐》等作品都将留在意大利。(注:《最后的晚餐》为大型壁画,不具备转移的条件。)

不过,法国人的贴心善意并不足以平息意大利国内广泛的质疑声。许多人认为,把意大利的藏品借给卢浮宫,将会成就法国在达芬奇500周年系列活动中的中心地位,而意大利作为达芬奇的家乡,却将会被边缘化。

其实,意大利文化部在今年1月已经宣布将举行仅500余场的纪念活动,规模和数量比法国更甚。只不过,意大利国内缺乏像卢浮宫一样的重量级明星博物馆,可以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另外,由于达芬奇生前的足迹遍布罗马、米兰、佛罗伦萨等意大利各大城市,意大利人拥有的达芬奇作品也相应地分散在各大博物馆,而不像法国人将所有藏品都集中在卢浮宫。即便是意大利最著名的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也仅拥有达芬奇3幅油画作品。为了丰富馆藏,乌菲齐美术馆年初还特意借来了《莱斯特手稿》(Codex Leicester)。这份记载了达芬奇对于天文学和流体力学见解的珍贵手稿于1994年比尔·盖茨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

针对两国喋喋不休的争论,乌菲齐美术馆的德国籍馆长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的评论则更加客观中立:“很多意大利人并不知道,《蒙娜丽莎》并不是拿破仑从意大利抢走的,其实是达芬奇受法王之邀前往法国时亲自带走,并由法王在达芬奇逝世之后购得的。”至于两国签署的文物互借协议,施密特本人则持反对态度,理由是担心作品在运输过程中出现损毁。

此外,施密特作为在意大利的德国人,在意大利国内日渐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如何影响艺术界的问题上,也深有体会。2015年时,时任意大利文化部长弗兰切斯基尼(Dario Franceschini)宣布任命包括施密特在内的七位非意大利公民接任部分博物馆馆长,此举一度引发了意大利国内的巨大批评浪潮。

今年年初,由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这两大民粹政党执政的意大利政府甚至多次威胁要叫停已经签署的藏品交换协议。

“这份协议是对意大利国家文化的背叛,法国人想要拿到一切,这对意大利毫无尊重,”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博冈佐尼(Lucia Bergonzoni)在接受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措辞十分强硬:“达芬奇是意大利人,他只是在法国辞世而已。”

即便是意大利总理孔特,也多次公开称呼达芬奇为“我们的天才”。虽然达芬奇的确出生于亚平宁半岛,但是意大利彼时仍只是个地理概念。一直以来,由于墨索里尼曾经宣称“达芬奇是天生的意大利人,证明了我们种族的优越”的缘故,官方机构以往都会尽量回避达芬奇的国籍问题。

从两国互相偷偷在边境上释放难民、到巴黎方面因意大利政府支持黄背心运动而召回大使,从在利比亚问题上暗中较劲、到达芬奇遗产归属问题的争论,意法两国近期的摩擦始终不断,但是正如达芬奇安息的昂布瓦斯城堡负责人让·路易·苏鲁(Jean-Louis Sureau)所言:“法国和意大利可以共享对大师的追忆,共同的文化连接着两国。”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