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说起中国智造的精品酒店时,我们都在聊什么?

更新时间:2019-07-15 18:08:32来源: 网络综合
1

“酒店,作为一个解决人们的短期居住需求的载体,通常也会成为人们对居住先锋理解的试验场。”

在一次对上海 1933 老场坊改造的主案建筑师赵崇新采访时,他这样说道。

在世界范围内,存在着众多令人惊叹的酒店。有的以设计见长,追求让人过目不忘;有的用特色与服务留住顾客,让人在离开之后还能回忆起呆在酒店短短数天旅程的。

于中国而言,从第一家国际品牌入华开始,奢侈酒店在国内有着三十多年的历史。而内地可以独立设计并运营一家高端酒店案例的,不过十几年光阴。近十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发展,酒店也风起云涌。

在这期间,涌现出了如恩设计研究室、傅厚明、董功等将一众作品展现给全球,并摘下设计界大奖的设计师;也出现了运营自有品牌,使之达到加入罗莱夏朵、立鼎世、全球奢华酒店联盟等世界顶尖独立酒店联盟标准的业主;亦有愿意放手一博,营造自己连锁品牌的管理方。

在我们还没有入住的时候,酒店给住客的第一印象大多体现在建筑与空间设计中。通过设计师与策划者的构想,给住客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长城脚下的公社

这是一个开创性的酒店建筑群,由12位亚洲知名建筑师联合创作而成,成了中国第一个被威尼斯双年展邀请参展并荣获“建筑艺术推动大奖”的建筑作品,又被2005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中国10大新建筑奇迹”之一。

长城脚下的公社的广泛传播,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建筑那让人震撼的设计美感。也是国内第一批以建筑本身为卖点的酒店。

它也饱受争议。有因为服务未能跟上的住客抱怨;也有因为建筑的想法太过超前,未能带来舒适居住的遗憾。

不过,长城脚下的公社依旧是有开创意义的。万科以长城为意向,将设计酒店这个概念呈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裸心谷

2008 年开业的裸心谷,开了国内山中度假先河。

建筑师叶凯欣将树屋融入到山林流水之中,树屋、临湖的设计,启发了后来无数的后来者。当时,人们对高端酒店的认知都是在于奢华,却没有意识到在自然的、纯粹的事物本身也是一种奢华。

当然,裸心自开业伊始,就从未缺少过前来参观的同行。面对模仿与抄袭,叶凯欣在采访中表示:她不会介意模仿这件事情,而且觉得分享是一件好事。很多人可能复制的了我们的外在形式,但是不一定能复制内在理念和一个设计的灵魂所在。

从客观来说,裸心还带动了国内小型酒店的发展。比如裸心的第一批管家曾联合开办了管家学校、高管离职自创全新品牌的也不在少数。

阳朔阿丽拉糖舍

阳朔的这家糖舍酒店,开工日期其实并未比前两家晚。

业主12年前策划和选址了度假酒店的初步,2007年联合建筑师赵崇新4年时间改造了老糖厂,2013年联合建筑师董功和室内设计师琚宾等设计,将酒店隐身在桂林山水间。

在两年前酒店开业时,设计酒店这一概念早已深入常旅客的心中。不同人有不同偏好,但逃过不过 Jaya、Zaha 等等国际大牌。以纯中国团队主导完成设计、规划,还能在世界上拿下建筑奖的酒店并不多见。

建筑师张智强以“像是一幅名家泼墨画,也似篇打动人心的文学作品”,来形容这家酒店。

如恩设计与傅厚明

2010 年开业的水舍酒店,是另外一个因设计而走红的小众酒店,主案由如恩设计研究室担当。酒店因设计感突出,加入了 Design Hotels 联盟。

自此之后,如恩设计的酒店风格获得了不少业主的喜爱,在上海、扬州、台湾等地设计了数家奢华酒店,获得了包括 A+ Architecture 在内的业内认可。

由于此后三地的三家酒店风格相似,亦有人评价其缺少打破自我的概念性创新。

台北金普顿酒店
上海素凯泰酒店
青普扬州瘦西湖文化行馆

同样出彩的华人设计师还有已故赌王傅老榕之孙傅厚民,其早起的酒店代表作香港奕居,一经出手便蝉联猫途鹰多年香港酒店第一的宝座。之后亦收邀到新加坡、曼谷等地操刀奢华酒店。更别说早已在功成名就的殿堂级室内设计师季裕堂,他的新作香港瑰丽酒店以新颖的艺术理念打动了众多住客。

对于一家酒店来说,品牌是其运营的关键。通过多年的摸索与实践,国内业主、创业者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萌生了做自己酒店品牌的意向。

同时国际品牌与国内落地放存在沟通、理念等诸多差异,也造成了不少国际品牌进入中国后产生水土不服的表现。

想要从零开始创造、运营一个品牌着实不算容易。有的以本地历史为主题,旨在还愿百年前人们的生活状态;有的占据风格,想以外来人的视角挖掘在地文化;有的着眼未来,想把世界的潮流消费趋势,分享给下一代消费者。

安麓

当人们热议安缦,将它捧上神坛时,国人也并没有闲着。首旅选择与安缦酒店的策划者、创始人 Adrian Zecha 合作,寻求创造一个中式的安缦酒店,安麓品牌也由此而生。

目前安麓旗下有三家酒店,首先开业的朱家角安麓酒店与绍兴安麓,均由安缦御用设计师 Jaya 设计。由于业主收藏有众多的明清古宅,酒店的特色便由此而来。

除了安麓所寻求的古典、将中国美学融入高端度假村中之外,也有如南京颐和这样的品牌以本地特色为切入口的酒店品牌。

松赞与即下山

对于度假,其实还有一派追求解构远方的特色。比如松赞将酒店连成环线,希望外来者融入本地生活;而即下山则更强调一个外界的视角来看待当地生活。

就松赞而言,在它的运营中强调的是当地性。比如在之前的采访中,创始人白玛多吉表示会亲自拟定各家酒店的规划,并交给当地的设计团队落地执行。无论是白玛先生一开始构思的小环线,还是目前正在建造中的滇藏大环线,都坚持了这一特质。

比如开在丽江的酒店,就没有刻意强调标志性的藏区文化元素,而是选择以当地的少数民族特色为切入口。

与之相对的,是如即下山对文化的追寻。他们坚持以一个外来者的视角来看待本地文化。比如在即下山·梅里中,就找到在当地研究人类学的学者郭净先生作为本地顾问。他曾写就《雪山之书》,用的就是西方学术的思路看本地文化。

在与品牌负责人的采访中,她提到旅客总会是以一个外来者的视角看待本地的人与物,而即下山想传达的也是这种理念。

瓦当瓦舍与亚朵

除了强调明清风格、民国风格之外,国内也出现了不少与欧美接轨,强调共享、小众、精品的酒店品牌,瓦当瓦舍算是其中之一。

从云南起家以来,瓦当瓦舍已经将社交酒店的这个概念带到成都、杭州等城市,并在过去的一年中,做了多次的主题策划。最近一次在成都举办,叫做城人主题乐园再造计划。要找寻到100个年轻人,向他们发问,收集他们的记忆,现在让我们再次回顾‘乐园’带给每一个人的初夏体验。

在聊起这一类品牌活动时,行李旅宿品牌及媒体中心总经理黄四在采访中表示品牌应当是领先于市场的。比如在国内,如 FREITAG 的环保品牌目前还是个小众领域、大多数人喝的还是速溶咖啡而非精品咖啡… 但瓦当瓦舍会与这些品牌合作,并不是看中他们可以带来多少实际利益,而更多是对外来趋势的洞察。

当然,这些品牌的市场虽不算主流,但他们的风格、追求与酒店相符,可以进准的吸引消费者。瓦当瓦舍也尝试着与本地生活联动,比如在酒店定当地的艺术展可以打折、推荐本地特色咖啡品牌等等。

瓦当瓦舍没有用高昂的价格来宣示高端与国际化,而是用对美好事物把控与未来潮流的判断,来潜移默化的打动下一代消费者。

另一个中国品牌亚朵,更擅长与互联网企业联名。前年夏天开业的网易严选酒店,以一个新物种的形式爆红网络。随后将知乎、网易云音乐等品牌与酒店联合,达到一个双赢的局面。

除此之外,亚朵还在上海拥有一个以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为主题的酒店 The Drama。酒店的设计与戏剧有异曲同工的妙处,运营团队在酒店管理之外,也有戏剧的专业背景。

我们所接触到的酒店设计、所看到的内部装饰,其实都是最末端的呈现。一家酒店的定位、星级标准与风格等要素都是应当由一个有经验的业主来决定。

万达酒店及度假村

如果拿国际品牌来类比万达的话,那它更像是香格里拉。两者均自持物业,可以自主的把控酒店的品质。

在品牌方面,万达的铺设全面,有定位于奢华的万达文华与万达瑞华、有面向高端的万达嘉华与万达锦华、面向中高端的万达美华酒店。拥有已开业酒店84家,筹建及待开业酒店90余家,覆盖全球100余座城市。

同时万达拥有一个涵盖建筑、室内、机电、灯光、艺术品、厨洗、标识等专业的设计院:万达酒店设计研究院。研究院能帮助万达更好的给酒店服务端提供设计,在满足客人需求的同时,让员工的效率提高。

锦江酒店

作为中国前几个从事酒店行业的品牌,锦江的酒店会员体系囊括了近 30 个酒店品牌。旗下的锦江首选酒店管理公司布局有昆仑、锦江、岩花园、J酒店四个酒店品牌,规划有 8 家酒店及度假村。

去年从希尔顿手中拿回上海希尔顿酒店的管理权,成为旗下高端品牌昆仑大酒店,成了上海热议的话题。 

世茂酒店及度假村

作为业主方拥有十数家国际品牌酒店之后,世茂亦在发展自有的酒店板块。旗下分出六大酒店品牌,分别是定位为豪华五星的御榕庄、面向商旅客群的茂御酒店、大隐于世的世御酒店、高档服务公寓茂御居、高端概念型酒店 MiniMax Premier、“简洁版”的酒店品牌 MiniMax。

目前开业的酒店总共有 6 家,分别位于上海、泉州、大连等地,有试水酒店管理的态势。

金茂酒店

金茂的状况与世茂酒店及度假村类似,均为运营数家国际品牌酒店之后,正在搭建自有的酒店品牌体系。目前金茂的自有品牌酒店均位于丽江,暂时没有扩张计划。

图片来源:品牌官网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