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酒店进化史|从华亭、希尔顿、波特曼,到安缦、艾迪逊、宝格丽

更新时间:2019-05-14 18:00:42来源: 网络综合

如今我每晚出门沿滨江跑步径慢跑时,总会以各酒店为自己测距,当左右手出现文华东方和悦榕庄时,证明自己刚跑过了2公里,而悦榕庄到W是最疲惫但也景致最动人的1公里。返程前,我总会气喘吁吁地环视灯火丛林中那些出品于不同时期的酒店产物——金茂君悦、威斯汀、世茂皇家艾美、半岛、艾迪逊......思绪不免被切回童年。

90年代初,上海的高级酒店可不是非“上只角”成长的我的日常所见,需要有国外亲友归国或还钢琴得五角星方能获得“准入”。而今,去酒店Brunch、下午茶、订套房庆生过纪念日早已成为我们生活习以为常的部分。

借上海第四轮酒店潮渐入佳境,谨以如下这部记述上海酒店进化的“四幕歌剧”,追忆往昔、致敬当下、展望明日,并致敬为上海酒店发展尽心付出的每一位。

观光电梯、屋顶餐厅、七仙女

记得上上月巧遇一位德国老太太,得知我上海人便兴奋地回忆起她在80年代中期为给《VOGUE》撰写亚洲传奇酒店专题,而住进和平饭店的往事。老太太是幸运的,在那个住宿设施奇缺的年代,住进和平是何等荣光,那时的魔都常因住宿资源奇缺而将外宾送到无锡、南京等地住店,次晨再风尘仆仆地返沪。

1987年,斯皮尔伯格携尚是童星的克里斯蒂安·贝尔来沪拍摄《太阳帝国》,想借和平饭店场地拍摄华懋饭店(和平旧称)戏,却连前门外景都没借到。但万幸的是,剧组得以下榻在刚开业不久、由喜来登管理的华亭宾馆。

华亭是改革开放后上海五星级酒店的开篇之作,也是我踏进的第一间酒店。在这间启蒙酒店里,我头一次见识到楼梯可以盘旋而上、室内能有灯光映亮的喷泉,离开时还像虹桥机场一样有起步价1块6的桑塔纳出租排队候命(终于可以不坐1块2的番茄色夏利)。

当年的“华亭”二字是何等华丽的辞藻,每当“华亭”从舌尖滑出,满脑尽是观光电梯优雅攀升,S型楼身甩出的7级“台阶”的画面。当年电视里放的三菱电梯广告通篇炫耀华亭的服务生和屋顶餐厅,傻傻分不清是电梯广告还是华亭宾馆广告。

华亭独领风骚后不过一年,希尔顿就以上海首间挂牌五星级酒店和全城第一高楼的双料头衔沾走了大批光环。“研究生应聘服务员一职”、“员工因未着黑色袜子而被开除”的媒体报道更令其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于我而言,静安希尔顿记录着我人生的第一杯咖啡。其“栖身”玻璃温室中的九曲桥、仙鹤雕塑、西式餐席、屋顶餐厅的陶马,让我读到了“东西合璧”的妙笔。不过,最令我流连忘返的莫过于希尔顿的圣诞装饰——底部公区会现身一座微缩小城,电动小火车顺着蜿蜒的铁轨穿行其中,在童年时是完胜游乐场的存在。

如今圣诞季的静安昆仑(静安希尔顿于2018年1月1日换牌昆仑)不再有电动小火车出没了,因为小火车在几年前已被一位土豪买走。好在,与这间酒店同龄的我,有幸住到了静安希尔顿的最后一夜和静安昆仑的第一夜。

▲ 带有金字塔顶的八角泳池、满铺大理石的宽阔旋转楼梯,都是80年代极尽先锋的配置。

▲ 要检验一间酒店是不是“老钱”,先看其是否配备电话间。原静安希尔顿、现静安昆仑经得起这样的检验。

静安希尔顿确实什么都出色——挺拔的外形、走心的圣诞布置、仙境般的室内园林,但唯有一点令其失分——有两部观光电梯,却从来不开。

1989年诞生、外形更为摩登、两部观光电梯随意搭乘的新锦江显然加分不少,更何况其电梯升至顶楼后还有旋转餐厅,充分顾及了一个小男孩的猎奇所需。

▲ 新锦江的旋转餐厅应该是童年时所见过的最“黑科技”的酒店配置。当年这里是不少影视剧钟爱的取景地,范文芳主演的《新上海假期》、王祖贤参演的《美丽上海》,都有这个景观绝佳、又极具“科技”分量的餐厅的强势出镜。

新锦江早期的圣诞季妆容丝毫不输希尔顿,其底楼环绕观光电梯的水池上会呈现胡桃夹子中的场景。当时也是争着让妈妈替我拍照的”网红点“,可惜照片和底片都没找着。

▲ 收集的花园饭店不同时期的rack brochure,可惜收过的最早版本再也找不到了,是一款摊开如海报一般的折页版。

花园饭店无论圣诞季妆容还是平日淡妆,对童年的我都太过寡淡了。后来上预备班时某次舅公回国,我趁大人聊天的一下午把客房里从上到下全推敲了一遍,才领会其细腻与强大——推开门板就会自动点亮的衣柜、迷你吧记账单边的“大刀笔”、浴室里刻有花园Logo的白色沐浴露罐、让城景如画卷般舒展的宽屏窗户,无不让我对酒店陷入了更深的着迷。

▲ 花园饭店因前身“法国总会”是保护建筑,前台未能拥有高挑空,但也造就了上海最私密的前台之一,柜台上方的木质吊顶至今仍厚实挺刮,完美传承了东京大仓的美学传统。

▲ 看似寡淡的花园饭店其实蕴藏故事无数,《小时代》曾取景的百花厅拥有椭圆形厅身和船型彩绘玻璃顶,是理想的婚宴场地;东侧楼梯上方的浮雕在上世纪60年代被人用木板封住才有幸保留;大堂酒廊呈下沉式,因为其前身是法国总会的泳池,如今常听到阿姨妈妈们在此谈论各种我都觉得先锋的话题。

花园饭店算是上海古董建筑+摩天楼的开篇之作,其扁长但构造柔美的塔楼借助前法国总会的狭缝中傲然挺立,古典与现代交融之流畅至今仍叫人惊叹。而在80年代酒店缔造时,中方和日方在是否该安装观光电梯、设置屋顶餐厅和卡拉OK等问题上有过激烈冲撞。

印象中,波特曼是当年上海滩最为高冷的存在,其恢弘的空间尺度、先锋的营造手法、强大的气场,在城内无店能及。革新演绎的红柱、拱门、拱桥、庭院、瀑布,还有丝缎般的楼梯、入户车道、及底部的巨大超市,使之成为魔都的时髦地标及综合体酒店的鼻祖。

▲ 波特曼用Greenberg(4501,现Robinson Suite)、鹿岛、波特曼和香格里拉四间套房致敬AIG、波特曼、鹿岛、郭鹤年这四方金主。

在1990-1997年间,占据波特曼(上海商城)中央高塔的叫波特曼香格里拉(半岛曾获得了进驻波特曼的机会,几年前听一位老波特曼人说商城外立面留有半岛的徽标,立马冲去,却发现酒店底部已被施工网包裹)。1998年,郭鹤年携香格里拉转战浦东,Ritz-Carlton获得接管权,上海就此成为全国第一个有丽嘉(丽思卡尔顿旧名)的城市。

▲ 波特曼落成后立刻成为了历任美国总统的上海白宫。不过,最值得一提的拥趸当属LVMH掌门人Bernard Arnault,他访沪从来只住波特曼,大堂翻修也不例外,上月他又来刷了一遍,感人的忠诚度。

波特曼在最近一次翻修中填平了原本我超钟爱的几座石拱桥,在获得丰富坐席的同时也丧失了原本的气韵。更痛心的是,很多现役员工全然不知昔日拱桥的存在。特此附上酒店早年照片——当年的旋转玻璃门里是一条涉水而过、由玻璃罩包裹的中式拱桥,纯粹清雅的摩登中式解读,绝无如今一千零一夜风格的成群吊灯。

不过,翻修总好过闭门,与波特曼仅一街之隔的锦沧文华尽管不似波特曼那般美好世界代名词般的存在,但始终是上海第一代五星级酒店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其跨越4层的郑和下西洋壁画美到令人屏息。

锦沧文华不仅是《新上海假期》里范文芳的住地,还以高水准的海鲜自助闻名。纪录片《房东蒋先生》里,蒋先生边用木棍挤牙膏,边宣称自己当晚刚去锦沧文华搓了一顿,以此为自己“老克勒”身份辩护。而程乃珊的书中也几次强调,JC Mandarin原址上的Mandarin曾是上海滩格调最高的舞厅(与当年百乐门不同,Mandarin要自带舞伴的)。

随着1992年威斯汀太平洋大饭店(后先后换牌喜来登和锦江)的象牙色扇面翼楼现身虹桥,上海第一代五星级酒店的7位“仙女”全数登场。他们晶莹剔透的旋转门里无不似城中岛屿般宁静、安逸。花岗岩、摩天楼、观光电梯、屋顶餐厅是当年的时髦配件,而画风清奇的土豪和富二代与那时的五星级酒店绝缘。

这是一个以猎奇与朝圣为主旋律的光荣年代,让我们再次记住7仙女的本名——华亭、静安希尔顿、新锦江、花园饭店、波特曼香格里拉、锦沧文华和威斯汀太平洋。

东进、地标、超五星

郭鹤年早在1977年就获得了在外滩源(原英国领事馆)兴建酒店的大合同,他甚至已经请好了夏威夷的设计师做好了缔造1200间客房大酒店的方案,但最终未成。现在想想,外滩要真起了这么座庞然大物也挺可怕。

爱傍水筑店的郭鹤年最终在陆家嘴建起了一座香格里拉,力图再续波特曼的辉煌。浦东香格里拉用复古的外形呼应一水之隔的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以此了却未圆的外滩梦。

浦香全面吹响了高级酒店的“东进号角”,其大批可俯瞰浦江的客房和宴会设施引导人们赏鉴江景之美。而郭鹤年到底是那个眼光独到的郭鹤年,浦香的606间客房和超大的宴会厅根本供不应求,这也直接催生了浦江楼身后的紫金楼。

▲ 在凯悦集团上海办公室看到了这样一份被精心裱起来上墙的剪报,足见进驻金茂对于凯悦的意义之非凡。

金茂君悦(1999年8月28日开业之时叫“金茂凯悦“)开业之初的盛况是如今难以想象的,有这样几条信息或许能描绘其巅峰时代——开业当天,花园石桥路封路全铺红毯来庆祝,这般阵仗如今显然难以再现;来自全国各地的宾客手捧现金在空中前台排起长队,力图在标价5000元一晚的客房内感受世界最高酒店的海拔;这是国内最早需要转多部电梯才能抵达餐厅的酒店,加之餐厅一座难求,餐厅经理会在饭点前去3号门举牌疏导排成长队的宾客。

▲ 构造轻盈的玻璃书桌、刻在床背板上的书法、全透明盥洗台......BLD事务所为金茂君悦呈现的旅居空间全然颠覆了我们对酒店客房、对中式风格的想象。

▲ 20年前看到这样被落地窗环绕的客房无异于看到了太空舱,不见花哨床罩的极简床铺和正反式扶手椅是在当年是何等大胆的手笔。

记得我妈头一次去金茂君悦着实看呆了,特地给住校的我打了一通电话,描述在中庭一侧半透明墙上运动的电梯轨迹,并让酒店控的我聆听厅内动人的背景音。

到了2002年,四季教我们懂得,没有江景、没有弹眼落睛的设计、不在地标建筑里,丝毫不影响超五星级酒店的养成。

四季将奢华的注脚加在800元一只的烟灰缸、玉器制成的中餐具、每两小时一更的鲜花上,并率先用400支针的床品杜绝客人翻身时的沙沙声、为遗失行李的宾客提供备足行装用具的紧急旅行箱......

四季还预言,好的风格不叫吸睛、而叫永恒,其反对在浴室内炫耀大理石,而是采用防水壁纸,电梯轿厢内服役16年的镶板依旧光泽如初,如今依然有大批客人点名要住16年前的原版客房,酒店为此只翻修了半数客房,余下另一半维持原貌。

▲ 四季仍保留着16年前的原版客房,依然保留了奶油蛋糕式吊顶。房间里的画作变少了,但原配的原木床板和厚实的绒面扶手椅雍容如初。

▲ 在近一次翻修中被连根拔走的棕榈树据说是工艺考究的标本,这个树影摇曳的Lounge是四季给我的第一印象。同期出炉的威斯汀也在大堂酒廊引入了棕榈树。

四季还强调了隐私之于奢华的重要性,未经允许不得在公区拍照(如今的四季都着力成为网红酒店),需要刷房卡才能操控电梯前往客房层,而且每层客房数稀少便于包层。

堪称沪上首间奢华酒店的四季就此成为了名流和好莱坞明星的不二行宫。F4、贝嫂、妮可·基德曼纷至沓来。当然,各种“奢华需求”也接踵而来——阿汤哥拍《碟中谍3》那阵既要求酒店把跑步机搬进套房,又预订了200个纸杯蛋糕;滨崎步声称只用矿泉水洗澡,导致酒店不得不动用办公区的桶装水支援天后的浴液(好奇他们怎么加热矿泉水的);贝嫂似乎没提特殊要求,但酒店为身怀6甲的她做了全套防御措施......

这一时期还有几件酒店巨制不得不提:

▲ 2001年登场的瑞吉红塔以跃层套房、管家服务和乞丐房即配备的Herman Miller的Aeron座椅为超五星注解。

▲ 曾在第一幕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波特曼事务所,凭借明天广场JW万豪和外滩中心威斯汀大饭店,为浦西队在第二幕刷足存在感。

▲ 外滩中心威斯汀用浮于水上的大堂吧、悦榕庄水疗、客房浴室的热带雨林花洒、植入水下音乐系统的泳池,尽显水在都市酒店中的治愈功效。酒店的玻璃楼梯和婚礼直播系统还引得大批新人来此大婚。

▲ 明天广场JW万豪的Sky Lobby设计稿及旧照。以落地玻璃窗为背景的前台着实将天际酒店形象抬升到全新高度。

▲ 极尽未来感的酒店大门和早已进入博物馆的田园风床罩。

这个时代孕育的高空酒店、超五星概念和陆家嘴新秀,令上海对高级酒店有了进阶认知。

外滩、奢牌、隐逸

2006年,坚称“一城一间”的君悦在浦西以外滩茂悦之名梅开二度,为长达7年的第三轮上海酒店潮揭开大幕。

▲ 景观得天独厚的外滩茂悦一开业即霸占了荧屏和银幕,从圣培露广告到《小时代》再到《欢乐颂》,从不缺席。

▲ 老佛爷在外滩茂悦签名簿上留下的墨宝,其在北京忙Fendi大秀同样翻了君悦(东方君悦)的牌子。

当年郭鹤年未完成的“外滩香格里拉”地块,最终由曾在外滩运营过汇中饭店(和平饭店南楼,现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和礼查饭店(如今闭门的浦江饭店)的嘉道理家族获得,用以打造外滩一线60年来的头一座新建筑——上海半岛,似乎更名至实归。

▲ 半岛曾动过拿下原汇丰大楼,并在老楼身后树立新翼的念头。想想在布满马赛克壁画的圆顶下用下午茶也够仙的。

而外滩源并非上海半岛的第一选择,嘉道理家族曾想过拿下原汇丰大楼,用连廊衔接身后的新翼。当然更考虑过和平饭店,但因层高限制了半岛高科技设备的植入而放弃。

▲ 半岛开幕大秀的阵仗在上海不排第一也是第二了,黎天王亲自到场助兴、特技演员扮成Page Boy提着行李箱游走于外墙、室内摆出了当年大理石公馆大宴宾客的架势......嘉道理家族的这场荣归着实气宇轩昂。

▲ PYR为上海半岛操刀了一款还原1930s场景的客房,让水疗风浴室和独立化妆间成为乞丐房标配。

相中和平饭店的绝非半岛一家, 文华东方甚至力邀贝聿铭的事务所为和平创作了一套美轮美奂的修复改造方案,但最终败给了费尔蒙+HBA。这个组合并未叫人失望,在HBA主导的和平饭店翻修工程中,惊喜发现了消逝已久的八角天庭。

外滩南端,童年时最美肯德基店的所在——东风饭店在沉寂多年后,终于迎来了希尔顿奢牌华尔道夫的进驻,一条革新演绎的Peacock Alley衔接起老楼和致敬纽约华尔道夫塔楼的高塔,将华尔道夫精神足本复刻到了远东。

外滩热丝毫未影响上海酒店对海拔的探索。2008年,季裕棠的首间完整的新酒店力作现身环球金融中心顶部,上海柏悦7000万的天价设计费化作了迷宫般的底部入口、不对称的床头板、植入真草坪的套房,全然扭转了上海酒店的美学趋向,也在酒店史上开创了摩登中式风潮。

上海柏悦的另一大创举在于,最先在乞丐房里齐聚了胶囊咖啡机、感应座厕、镜面电视和地暖,大气地将VOSS作为免费水(此举多年后被北京瑰丽效仿,尽管都已废止)。当然,与之呼应的是每晚5500++每晚的起板房费。

▲ 浦一也绘制的上海柏悦客房平面图;季裕棠操刀的梦幻浴室,当蒸汽弥漫时氛围绝佳。

在繁忙延安路高架与宁静的静安公园的交汇处,大批理念革新的业界精英(不少来自GHM)携手设计大师Jaya Ibrahim,将璞丽酒店打造了城中最悠然的存在——古代殿宇御用的金砖衔接现代居家地板、清代古董家具搭配新派设计家俬、入住前台连通饮酒的吧台(33米的长度刚好叫板华尔道夫的Long Bar),各式对比成功分散着宾客的注意力,令最“娇羞”的大牌明星得以自如地出没于前厅。

这般革新的场景塑造可没少引发对立,施工人员倾尽所能仍难达到设计方的营造初衷,设计方最终只能在不达标的部位涂鸦出一个个叉强迫施工队翻工,这才成就了璞丽这些足以操控时光的场景。

▲ 璞丽将所有客房的浴缸都紧贴景观窗而设,令所有客房都更具度假感的同时,也掀起了一场浴室改革。

这一时期的其他八卦还包括:

-进驻和平失利的文华东方最终在对岸实现了上海梦;

-新天地的康莱德+卓美亚双塔最终成了朗廷+安达仕;

-香格里拉和丽思卡尔顿在沪下完双黄后,在浦江两岸都互为近邻;

-悦榕庄、洲际(瑞金)、豪华精选(衡山路12号)几乎同时奉上了城中度假酒店;

-斯沃琪在和平饭店南楼竞标中完胜LVMH,开出了仅7间房的设计酒店。

这场跨度长达7年的新店潮随着浦东MO和静安香格里拉的出场而迎来2年的幕间休息。

奇观、潮牌、网红

2016年,国牌万达瑞华在开幕日当天,以一场交响音乐会奏响了上海的第四轮酒店潮的序曲。

随后出场的既有佘山世茂洲际(俗称“深坑”)和养云安缦(从江西迁徙了大批树木和老宅)这样的奇观,也不乏EDITION这样的网红朝圣地。酒店越来越热衷探究景观、配色、设计、摆盘、概念的出片度和话题性;当然也不乏对环保的认同,硅藻泥墙面、金属吸管、清洁能源礼宾车和定制自行车霸行其道......

尽管2018年出炉的重磅酒店数创下了历史之最,但这轮风潮的高点似乎尚未到来,毕竟,J酒店即将冲上云霄、Rocco Forte和香格里拉将携手开拓前滩和西岸地带、另外,瑰丽将如何演绎上海在地美学、K11隔壁的尚贤坊高塔的酒店部分将花落谁家,无不令人期待。

下面,用一部由45间酒店串成的上海酒店编年史,回顾和展望上海酒店的进化旅程。

上海 | 酒店编年史

*以下均显示酒店开幕式的名字,以防新店潮太猛,冲淡了往昔的记忆

拥趸 | 卓别林、宝莲·高黛、Noel Coward

“房东蒋先生”在纪录片里科普过——解放前,上海共有13幢10层以上的房子,11幢是沙逊的,其中包括和平(开业之初叫华懋Cathay),华懋的金字塔顶下设置了沙逊的私邸(现总套)。“孤岛时代”,外国侨民仍会定期前往华懋聚会,缓释焦虑。底楼八角天庭厅在上世纪30年代是奢侈品店云集之地,有LALIQUE店,也有卖出了上海第一块劳力士的表行。更多故事请去酒店收藏馆听“馆长”娓娓道来。

拥趸 | 基辛格、莎拉·布莱曼、霍英东

这是我去过的第一间高级酒店,也是很多人的五星级启蒙,其中不少在初次旋入其玻璃转门后,都不禁发出“整个人走起来都不一样了”的感叹。“华亭”之名取自上海地区的古称。酒店的S型曲面至今仍优美流畅,我始终觉得其茶色长条玻璃与褐色墙体交织的外立面,和香港丽晶有异曲同工。酒店因毗邻万体馆(上海大舞台)而成为很多演绎明星的演出行宫。我还在其早期的资料上还看到了中东风格套房的存在。

拥趸 | 惠特尼·休斯顿、纳达尔、刘易斯·汉密尔顿、费德勒、玛丽亚·凯莉、吴宇森

当年玛丽亚·凯莉、惠特妮·休斯顿这样的天后来沪开唱,都非希尔顿不住。希尔顿还是历届网球大师杯的球星御用行宫。纳达尔、费德勒都曾在此下榻。在没有蔡嘉的年代,每年生日都盼着他家Gourmet Corner蛋糕的陪伴,巧克力口味好吃爆了。90年代初,希尔顿门前还有罕见的皇冠出租车候命。

高挑的楼身、全玻璃幕墙、观光电梯、顶楼的旋转餐厅,新锦江当属童年心目中“上海最嗲建筑”无疑了。

拥趸 | 希拉克、普京、安南、辛迪·卡劳馥、村山富市

花园饭店是同期几间酒店产物中最简洁素雅的,没有半点喧哗和浮夸。其得当的维护和高雅的气韵也在同期产物中遥遥领先。

波特曼香格里拉

拥趸 | 凯瑟琳·德纳芙、Bernard Arnault、三大歌王、马友友、大小布什、克林顿、奥巴马

这家酒店最令我着迷的是其与商业综合体的相处方式。除了公区的红柱、水榭和园林,还有一些建筑细节值得一品——每两个楼层的电梯厅由小中庭贯穿,泳池的室内和室外部分有一扇玻璃闸门阻隔。在因特网还不普及的年代,波特曼商务中心里的传真机是全城最忙碌的机器。

▲ 装修前后的大堂酒廊

拥趸 | 李光耀、齐达内、布莱尔、老虎·伍兹

这间近千间房的酒店当属上海房间最多但也最容易满房的酒店之一,无敌的江景和外滩视野令其每年跨年都有数百个客房候补请求。

拥趸 | 克林顿、王菲、谢霆锋

这间酒店拥有极高的装修水准,且装修风格也极尽前瞻,服役20年的房间仅作微调就能延续先锋。

拥趸 | 舒马赫、丹尼尔·克雷格、艾娃·格林

这间酒店当年在起板房空间、造价、服务理念、顶配套房营造上都创下了沪上之最。记得2007年去看由Daniel Craig, Eva Green助阵《007皇家赌场》在影城的首映,门口的绛红色保姆车赫然印着瑞吉的Logo。

这里如今是商业+联合办公室,昔日则是一座仅53间房的精品酒店,以摩登的笔触描绘了老上海的老虎窗和客堂间。精巧又宁静。

拥趸 | 滨崎步、妮可·基德曼、阿汤哥、贝嫂、F4

头一次被科普四季源于F4的入住,据说当年粉丝热情到把大堂玻璃门都震碎了。四季的出场瞬间令其他五星级酒店集体黯然失色,四季还成为当年太太们挚爱的下午茶圣地,餐厅和健身房还常能邂逅电视台主播。酒店大堂Lounge尽管直接面街,但依然如度假村温室般悠然治愈。

外滩中心威斯汀大饭店

拥趸 | 黄晓明、Angela Baby、冯小刚

贯穿4层、会随音乐节拍变换灯光的玻璃楼梯,确实为金光集团15年后孕育外滩W蓄积了足够的潮流能量。

明天广场JW万豪

波特曼事务所的这件建筑杰作对高空酒店的演绎极为精彩,酒店还孕育了当时上海最高的图书馆。空中Lounge钢琴师的水准也相当了得,有一回听到了超级精彩的《LA LA LAND》主题曲独奏。

拥趸 | 理查德·布兰森、老佛爷、席琳·迪翁、卡拉·布吕尼、帕丽斯·希尔顿

帕丽斯希尔顿来上海可从没住过希尔顿,她两度来沪都住在外滩茂悦。这间酒店还很受法国青睐——法航机组、苏菲玛索、前法国第一夫人兼Wuli女神布吕尼都爱翻此地牌子。米其林该给新大陆一颗星。

拥趸 | 杨紫琼、Karlie Kloss、约翰尼·德普

KK算是把上海酒店刷了一圈了,但偏偏把自己最美的客房出镜献给了上海柏悦(此房应该在85楼)。

其客房绝对是我住过的上海前3爱的,爱死了当时自己住的一间转角普通房,格局相当有趣。酒店还在大厦高区营造了一个小水库。木质表面的黏黏触感并非氧化,而是特选的弹性涂料,是季裕棠为欲借助涂料的柔性中和硬朗的线条和寡淡的配色。

▲ 个人还很爱Sky Lobby那些上墙的“摘录”。

拥趸 | 抖森、卷福、乔治·克鲁尼、Anna Wintour、休·杰克曼、丽芙·泰勒、安吉丽娜·朱莉

通常一间豪华酒店的造价是5-10亿,上海半岛足足花了60亿。在半岛的露台或直升机坪上留影是巨星们签到上海的经典方式。我最爱酒店2楼那些圆明园的绘图、中餐厅的琥珀桃仁、雍容永不落伍的客房、还有我心目中全国排名第一的泳池!

拥趸 | 巩俐、林忆莲、小S、Adrien Brody

璞丽应该是近10年来被效仿和抄袭频次最高的酒店,其铺满金砖的厅堂和桃花源般的香气让人一入店就能忘却一切纷扰和重压。Jaya的设计真是绝了,Phoenix也真的相当好吃。

拥趸 | 张曼玉、王力宏、范玮琪

这间坐标外滩、低调精致的酒店坐拥无可挑剔的江景,设计、藏品和氛围都令人拍案。深受行事低调的张曼玉青睐。由酒店自主创作和定制的家具和智控系统都浓缩了巧思无数,相当迷人的一间隐店。

浦东丽思卡尔顿

拥趸 | 孙俪、邓超

刚开业就迎来了孙俪和邓超的婚礼,Richard Farnell以珠宝盒和Art Deco为灵感创作的内饰很有当年法国邮轮诺曼底号的风范,刚巧两者都很爱陈列LALIQUE艺术品。浦东丽思有一面全用LALIQUE玻璃做的墙真是叹为观止。酒店有无比强大的行政俱乐部以及个人认为全上海最无可挑剔的服务。

拥趸 | 小贝、Blake Lively、瑞恩·雷诺兹、《变形金刚》剧组

印象中,餐饮不是这间酒店的强项,不过老楼无论厅堂、宴会厅、还是套房都韵味十足。

拥趸 | 妮可·基德曼、Bradley Cooper、Queen B、Ed Westwick

差不多是浦西我最爱的一间酒店,大堂就有很多调皮的笔触——歌剧院舞台般的茶座、藏在“林中”的Reception、漂浮在餐厅上空的游艇......房间不算大,但设计超人性化、智能得全然不露声色。你无法想象他家能把地下SPA和泳池营造得那般梦幻。但有点惋惜原本的拉门改成了旋转门。

拥趸 | 李安、Tim Burton、李玟、彭于晏、舒淇

和隔壁朗廷是一对姐妹楼,两者由一条天桥衔接,都有复式格局的Penthouse,大堂上空都有“悬浮物”——朗廷是一条游艇、安达仕是一艘飞船。Super Potatos打造的内部包括会变色的客房灯光系统、岩洞式浴室和鱼缸式透明泳池。广场上的面包车应急发售鲜肉月饼、肉粽、蟹粉饭、豆浆、包子、薏米竹蔗水,尽显对社区的亲和。

记得参加酒店首场婚礼时,这间香格里拉潮牌周围还很冷清,但没太久就火到不行。酒店无论餐饮、康体、宴会设施都体量惊人。客房里临窗而设的酒吧台、带有魔鬼滑梯和派对室的儿童俱乐部、带自酿啤酒且地面满铺澳币的酒吧、对亲子客的空前宠溺,都尽显革新与强大。

拥趸 | Taylor Swift、水果姐、Bruno Mars

霉霉两度来上海开唱都开了这里的总套过夜+派对。酒店的空中泳池的大理石如祖母绿般透亮,窗外的天际线极尽梦幻。Wilson事务所给这间酒店操刀的内饰既怀旧(1930s)又未来(2030s),对四季的风格转折起到了推进作用。尚席的中餐明显被低估了。

拥趸 | 黄宗泽、刘雯

尽管此前悦榕庄的城市隐居概念玩了多次,但水疗浴缸搁在北外滩滨江处,看浦江以优美的S型在眼前铺展才带感。

拥趸 | Cate Blanchett、倪妮、吴尊、蔡依林

光线会顺着椭圆形内庭照亮庭院、环庭院分布的客房、和庭院喷泉之下的泳池。Yabu Pushelberg设计的楼梯、兼具原木窗台和私密阳台的客房都都极尽柔美、安逸且治愈,自然光倾洒的泳池绝对数上海前5。

拥趸 | 维秘天使团、苏菲·玛索、Helene Grimaud、Olivia Palermo、约翰·库萨克

不少人抱怨这间MO位置偏,我则对其宁静的选址情有独钟,更何况我喜欢摆渡进出这间坐拥开阔水岸的酒店。房间不是弹眼落睛的设计派,但出奇好住。雍颐庭的“江南菜”、58度扒房的苏芙蕾和雪葩、饼房的马卡龙每隔一阵就令我想念。

拥趸 | Karlie Kloss、陈柏霖、张震

按原计划,这个综合体该有1间香格里拉+1间嘉里,最终仅成的一间静安香格里拉似乎带上了未成的嘉里的意志,餐厅采用了更俏皮随意的手法(包括电影片场元素)、客房也采用了开放式衣橱等潮流手法、色调和水晶的运用也不再老派(比如把水晶做成水珠帘子)。记得一位好友曾兴奋地打电话给我高呼“我这会儿在静香大堂撞到我男神张震了!”

拥趸 | 陈伟霆、江一燕、林肯公园

这间酒店还原上海往昔的调子确实重了,但周到的服务和房间里的按摩椅完全赢了,其早餐个人认为是全上海最牛的。

拥趸 | 凯特·布兰切特、蔡康永、袁泉

波特曼主持的石库门民居重建项目——经典的天井、客堂间、晒台一个都不少,据说曾驻守锦江饭店18层楼的金星如今把家安在其住宅部分。尽管没能植入泳池,但弄堂尽头由水池和绿意构成的“秘密花园”令人眼前一亮。

拥趸 | 大表姐刘雯

北极村、热带海岛,真没什么派对主题和场景是这间W想不出和造不出的。

拥趸 | Jason Wu、水原希子、高以翔、佘诗曼、爱德华王子

索菲特进驻失利多年后,瑞吉对原构造进行了全面升级,包括大幅扩大了每间客房的空间。室内由我超爱的GA事务所操刀,有和伦敦Corinthia异曲同工的“满月”吊灯。瑞吉招牌的Midnight Supper也在此开展得有声有色,包括Jason Wu的粉色午夜派对,会场全快闪成了粉色的海洋。

拥趸 | 德约科维奇

Kerry Hill在这座酒店里藏下了很多秘密,最有趣的莫过于,中餐厅的弧形屋顶能将宾客的话音汇成交响乐。辣竹的江西菜劲辣味正,意大利餐厅出品优秀,值得从市区驱车1小时专程一尝。

拥趸 | 周董、费德勒、闫妮、张梓琳

去年ATP给费德勒在宝丽嘉和安缦各安排了几晚,结果Roger和太太孩子们住了宝丽嘉后不走了,自掏腰包续住到大赛结束。大堂里的巴卡拉花瓶、Spa由Eve Lom助阵的护理、依托1920s老楼改造的中餐厅、宴会厅的沉浸式多媒体系统、西餐厅的“湖底隧道”无不令人惊叹不已。

拥趸 | 王薇薇

当年太古高层在阿姆斯特丹对音乐学院酒店一见钟情,于是力邀其幕后设计大师Piero Lissoni操刀了太古上海分号——镛舍。客房里有致敬老上海住宅的做旧地板、瓷屏风和拉绳式Master Switch。酒店刚开那阵,就有好友看到王薇薇牵着帅男友现身其大堂。更多镛舍幕后故事,我写在去年《GQ》5月号的「酒店诞生记」里了。

2018年众多新产物中最深得我心的一间,舒心的设计、贴心的服务、静雅的客房、感人的消费和轻松惬意的用餐环境。有朋友的母上遗落了首饰在酒店,酒店不仅二话没说就把首饰快递回去了,还在快递前进行了清洗,收放在同品牌原装首饰盒里寄出。大堂大量采用水磨石、铜、及两件teamLab的作品(一件实时反应日本某地的季节与天气、另一件带感应互动系统)。

拥趸 | 冯德伦、郑志雯、郑秀文

这是宝格丽酒店首次将旅居盛筵呈现于高空,还首次把中餐厅引入宝格丽酒店。其中餐厅的奶油色皮座搭配绿墙确实把我迷倒了,是我见过最迷人也最传神表达中式气韵的中餐食府。决定把上海瑰丽开在其身旁的瑰丽掌门人郑志雯也常住于此。

原华东电力大楼改造而来,如恩打造的大堂和Shanghai Tavern都完美兼顾了旧上海风情和Ian Schrager精神。爱死那些深沉的护墙板和星光般的灯具了,尤其抓娃娃机抓钩般的前厅吊灯。

追逐高海拔的上海酒店界在2019年反其道而行,演绎了一回“下探”。水下餐厅、两栖套房、激光秀都是这座奇观式酒店对旅居美学所作的探索。

鲁能JW万豪侯爵

期待这件SOM事务所在陆家嘴滨江地带的新作,入口处震撼的三角中庭是一大看点,酒店将于今年6月底或7月初揭幕。

上海中心 J Hotel

在这座未来的上海最高酒店将由深得我心的LTW操刀内饰,起板房空间将冲破65平方米大关。

没想到根植欧洲、专长为古董建筑打造清新内饰的“乐口福”集团准备挑战上海的摩天楼了,Rocco Forte爵士的设计师妹妹——Olga Polizzi打造的中式旅居空间将是最大看点。

香格里拉再次证明了自己“预言者”的角色,率先迈出了进驻前滩太古里的步子。其流畅的玻璃塔身中将设置604间客房。

拥有220间客房和83间瑰丽府邸的上海瑰丽,将成为合生汇苏河湾项目的组成部分。

新天地 · 尚贤坊

随着上海瑰丽定址苏河湾,K11身旁的尚贤坊高塔将由哪家进驻,成了热议的话题。传说四季胜算不小,Ricardo Bofill打造的建筑外观确实挺符合四季的气韵。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