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拯救搜狐

更新时间:2019-08-11 18:01:15来源: 网络综合

文 | 中国经营报 李甜 吴可仲

2

8月5日,搜狐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业绩报告,总收入4.75亿美元,同比下跌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之下,净亏损5000万美元,同比微升,不计入一次性计提,同比减亏22%。

财报发布次日,搜狐董事局主席、CEO张朝阳召开媒体见面会。像以往一样,这位国内互联网“教父”级人物不避讳与记者谈论搜狐与他个人经历的遗憾。但坦陈之后,他总能将话题引向光明面。

“中国互联网还处在很年轻的时代,很多事情可做,会爆发出新的机会,新的产品,不用为过去耽误的时间而后悔。”张朝阳曾对《中国经营报》等媒体记者表示。

对张朝阳个人来讲,这是一个“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英雄主义故事,对于频受过气质疑的搜狐而言,其未来的发展能否恢复往昔荣光,则是个未知数。

“很遗憾花那么多年才成熟”

如今的张朝阳工作状态活跃,他经常到场支持公司活动、多次面向媒体讲述搜狐最新动向。他言辞总是积极,认为成立21年的搜狐经过大风大浪,具有抗击风险能力、充足的经验与教训,这些是搜狐的财富。“今年在触底反弹回升的状态。”

张朝阳曾有过高点坠落的经历。2000年左右,他带领搜狐在门户时代称霸,他个人成为一代互联网创业者的梦想导师。尔后,据他自陈,外表的谦和之下,内心经历膨胀,懈于管理公司,身体经历抑郁之困。

7月3日,就这段曲折经历,他向外界新剖析出一个深层原因,“我们的心路历程都太长”。他表示,生于20世纪60年代,先后经历过“文革”、改革开放、孤独的出国留学岁月与国内初次发生的互联网创业大潮,总在变化的时代,使得他价值观的形成不太容易,“认知形成和稳定下来,需要很多年”。

只是,当张朝阳“满血复活”之后,时代变了。2017年,他总结,搜狐后来至少错过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两大风口。

回归公司管理的张朝阳不再飘,变得“务实”,把带领公司恢复盈利作为目标,表示这是回归做公司的本质。他自称已经克服了“名校综合症”、思维惰性,如今对很多东西充满好奇心,不否认搜狐的掉队,以及他个人的沉寂。

“曾经很风光,现在有点落寞,但是我现在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就是认真地做好手头的事情。”7月3日,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他如是总结心境变化。

“在人生各个阶段,你要经历事情,会有低谷,经过这些经历在认知等方面会变成熟。但是很遗憾,要花那么多年才成熟。”张朝阳表示。

据记者了解,回归之后的张朝阳拿出更多时间工作,关注产品、参与搜狐每个部门的管理,注重“底线思维,注重数字”。

他仍然反对抄袭。搜狐视频曾在视频网站版权购买并未形成风潮时,率先购买大量的正版美剧,一度成为美剧爱好者认可的平台。到了如今,他这点特质仍然没变。他对外界说,视频网站,只有搜狐不掺水;在公司开发社交产品狐友的过程中,他对工作人员说,“我们的产品人员要杜绝抄袭别人,不要老去模仿别人。”

事实上,企业有底线,通常会出现两个发展结果,要么是“科技向善”,做出科技与人文交汇的产品,拥有广阔用户群体,比如微信。要么就是不逾矩、不犯法,温和地发展,但缺乏狼人精神。

张朝阳的心态,更像介于二者之间。他把搜狐比作马拉松长跑选手,同时又多次流露对翻盘式机会的渴望。

“我还是相信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之后,(搜狐)还是一个长跑的选手,能够走向未来,经得住摔打,同时活得非常长,最后等来更大的机会爆发。”张朝阳如是说。

他甚至谈及,与其他互联网大佬比起来,他时间多、身体更好,不着急退休,到了80岁还能工作,这是他的优势。“在时间的长河中,需要等待。”

5G的到来,让张朝阳亦多了一些希望。

业内预测5G到来还需要四年左右时间。搜狐正在“迭代式思考”,比如,在5G时代,图文、视频、社交、媒体等搜狐优势方向会是什么样子,当下业务能如何与5G碰撞等。张朝阳表示,“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在未来随时准备着,在这几个业务线和产品上抓住机会,等于产生很多新的红利,每个新的技术出来,都有很多新的做法。”

以社交产品作杠杆

“我们走向盈利的道路就是一个奇正相合。”张朝阳总结。简单来说,就是守和攻。

搜狐主要的盈利方式有广告、游戏、视频付费等。搜狐希望保住视频、新闻、游戏等既有业务的市场地位。

其中,搜狐新闻回归媒体属性,重点发展科技、财经、时尚、娱乐、健康等内容领域,并改善分发。

另外,搜狐视频已将方向调整为“小而美”路线,不再购买高价版权剧,不再请知名演员,转向自制和选拔普通人出演网络剧。并探索短视频领域机会。事实上,由于审美,创作并不具有垄断性,因此,从理论层面,搜狐视频通过自制,确实有机会突围。

搜狐游戏业务——畅游能带来不错的现金流,其将探索5G时代“低时延、高带宽”变革带来的机会。

6月9日正式发布的“狐友”充当了搜狐的第一支“奇兵”,搜狐希望借这款社交产品使出巧力。6月12日,搜狐宣布以产品功能改进为由将狐友下架一周。但实际上,直到8月1日,该产品才重新上架。

两个月的间隔影响到了狐友凭“新鲜性”进行推广,上架之后,获客时机大不如前。记者注意到,狐友的用户被系统默认关注张朝阳,在6月12日,张朝阳拥有257.1万人次粉丝。8月8月,粉丝数仅增长1万余人,至258.5万人次。

张朝阳认为,互联网的竞争就是拼用户。通过搜狐新闻业务获客,手机渠道成本高;搜狐视频拍剧成本同样高昂,且尚在亏损。第三种方式是回归互联网“社交网络”的本质。

“社交网络是非常核心的地带,当人们都认识,在一个互联网平台上交流的话,获客成本很低,不用再去投入内容,非常重要。”张朝阳表示。

搜狐的商业模式就像拥有珠子,但未拥有串起它们的线。一款社交产品的加入,也能帮助搜狐现成的商业模式货币化,为新闻、游戏、视频等业务导流,利于它们变现。

“我们长期都一直想做社交。”张朝阳说。从外部看,腾讯马化腾、今日头条张一鸣均是靠社交构筑出商业帝国,或许也在散发诱惑力。

“如果狐友不成功的话,其他那几条属于脚下的路还是要好好走的,保证我们走向盈利的道路。”张朝阳说,“如果狐友失败,我们继续有新的奇兵,不会放弃,但是目前这个奇兵就是狐友。”

“节流”双刃剑

只是,搜狐使出的第一枚“奇兵”就出师欠利。

狐友的新上架版本与下架前功能没有明显差异,版本由3.0更新至最新的3.2。花费了近2个月,不惜影响时机,而事倍功半,狐友下架原因更显扑朔迷离。张朝阳向本报记者回应,“主要是在一些安全监督方面做了比较多的事情。”

另外,搜狐视频的节流,则似双刃剑。因缺乏大制作与知名演员,视频业务意图通过《热搜女王》《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奈何BOSS要娶我》等自制剧,扩展影响力。打开搜狐视频界面,不难发现,其画面风格相较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已经显得小众许多。

曾有微博网友在张朝阳微博之下抱怨称,其买了搜狐视频会员,但点开时候少,“你看别家的APP又是街舞又是101的天天得点开,你家一个礼拜也不大点开,美剧现在都看人人视频APP,所以老板你得多出好的综艺或者买些好的电视剧。”

对此,张朝阳的回复显得有些无奈。他表示,买美剧严重亏损,因此没钱多拍剧。

8月5日,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记者对比了2017~2019年这3年同季度的财务数据情况,搜狐的季度收入增减不明显,且收入结构出现变化,逐渐由搜索和游戏这两项业务支撑,品牌广告的收入逐年下跌,同比下降比例均接近30%。

2019年第二季度,搜狐总收入为4.75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的4.86亿美元下降2%,比2017年的4.61亿美元增长3%。2017年第二季度,搜狐品牌广告营业收入为0.86亿美元,2018年同期,品牌广告收入为0.62亿美元,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该业务营收进一步减至0.44亿美元。

主要来自于搜狗的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业务的收入保持连年上升。2019年第二季度,搜狐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相比2017年同期,增长31%。

另外,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归属于搜狐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与2018年同期的4900万美元净亏损相比,亏损额有所上升。相较2017年的7200万美元,下降较为明显。

对于这份财报,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财报发布当天,搜狐股价下跌26.84%,报8.94美元。

张朝阳对股价的下跌感到意外。他认为该季度财务业绩向好,如果扣除2019年第二季度畅游晶茂映前广告相关的一次性减值,搜狐集团(包含搜狐媒体、搜狐视频、搜狗、畅游)亏损3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22%。

记者了解到,“上海晶茂”是畅游旗下一家从事映前广告业务的公司,在2011年由畅游全资收购。因在过去两个财年发生显著亏损,于7月23日向法院提交了破产清算申请。

张朝阳将股价下跌归结为,投资者受市场环境影响,缺乏耐心去分析。“搜狐财报刚好撞到中美贸易摩擦,全球资本市场都在恐慌状态,使得美股市场很恐慌,投资人在恐慌中有些过激反应,没耐心看这个季度怎么样。”搜狐官方人员希望外界理解股价下跌的背景,“截至今早收盘,美国三大股指创2019年迄今最大单日跌幅。”

张朝阳说,“预期第三季度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亏损将进一步大幅收窄,集团亏损将降至2200万~3200万美元之间。搜狐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